——记石湖荡镇新姚村村民朱堂妹“虽然老柴每天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带给我的温暖,这也是我支撑到现在的力量源泉

——记石湖荡镇新姚村村民朱堂妹“虽然老柴每天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带给我的温暖,这也是我支撑到现在的力量源泉
——记石湖荡镇新姚村村民朱堂妹“虽然老柴每天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带给我的温暖,这也是我支撑到现在的力量源泉。”19年不离不弃照顾因意外成为植物人的丈夫,在石湖荡镇新姚村,现年68岁的朱堂妹很平凡,却也很伟大。时间回溯到2004年的正月初三,本是阖家团圆之时,一场事故却打破了朱堂妹一家的生活。当天,她的丈夫柴喜明在单位值班时因地下沼气中毒被紧急送往医院。后来,经全力抢救,柴喜明命虽保住了,却成了植物人。一天一万元的医疗费用,单位承担了大部分,但依然让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陷入困境。“他是我的爱人、我的亲人,我要救他,哪怕花光所有积蓄也要救他!”从那时起,朱堂妹带着丈夫四处求医,辗转多家医院,尝试多种治疗方法,都不见起色,但她始终不放弃、不妥协。柴喜明住院的七年间,子女们怕朱堂妹太辛苦,就请了护工帮忙照顾父亲,还把朱堂妹接到离医院较近的大儿子家里住。但朱堂妹放心不下丈夫,每天凌晨5点出门,步行到医院,送衣服、换洗床单,每件事都亲力亲为,一天忙完到家已是晚上10点。日复一日风雨无阻地在家和医院两头跑,她却从没说过一声苦、喊过一声累。就这样,朱堂妹的黑发变成了白发,也日渐消瘦。子女们为了减少她的奔波,与主治医生商量后,决定将父亲接回家中照料。一开始,由于没有了医护人员的协助,康复过程困难重重。一次,因为没有把痰吸干净,柴喜明的体温一下子升高了,这可急坏了朱堂妹。经医生诊断,柴喜明患了肺炎,在治疗了几天后,病情终于有所好转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只有小学文化的朱堂妹,开始一点点摸索如何更加科学地护理丈夫,不懂就打电话给医生和护工。每天喂6顿饭,每4小时喂一次,每天擦身2次,还有翻身、拍背、吸痰、换尿布、按摩……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,朱堂妹的心里已形成了一张时刻表。“每晚要起来三四次,每天5点就要起床,这两年来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”朱堂妹说。中午12点,又到了柴喜明进食的时间了,朱堂妹将蔬菜捣碎后,与婴儿米粉混合,搅匀后用凉水冷却到30℃左右,再吸进注射器,通过鼻饲管注入丈夫的胃里。“不能太烫,不然胃会受不了。”朱堂妹说,“十多年了,很多人劝我放弃,可是我怎么忍心。老柴一直对我很好,现在出事了就要放弃他,良心上怎么过得去?”说完,朱堂妹又走到床边,用手摸摸丈夫的脸庞,温柔地说道:“老柴,饭吃饱了,睡一会儿吧,我在旁边陪着你呢。” 附件:

Related Post

2月17-18日,广州歌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一起来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,将3.0升级版的《田园》带到上海观众的面前2月17-18日,广州歌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一起来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,将3.0升级版的《田园》带到上海观众的面前

2月17-18日,广州歌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一起来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,将3.0升级版的《田园》带到上海观众的面前2月17-18日,广州歌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一起来到上海国际舞蹈中心,将3.0升级版的《田园》带...